<progress id="iiqkl"></progress>
  • <acronym id="iiqkl"></acronym>

    新聞中心

    聯系人:楊先生
    電話:18338199863
    QQ:1290083227

    公司新聞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- 新聞中心- 公司新聞 - 正文

    從一個鑰匙扣變成殘疾人的光明之路

    發布日期:2022/3/7

    一個少年在吉林的田地間奔跑,呼吸著大自然清新的空氣,心中向往著詩詞般的世界,這個少年就是宋學文。


    宋學文以為自己可以永遠如此,沒事的時候在太陽下讀書,讀累了就起來放肆奔跑。


    一個鑰匙扣把宋學文的美夢徹底打破,他被迫截掉雙腿和左臂,再也無法奔跑寫字。


    為了止痛還不幸染上毒癮,為此戒毒三次。


    勤苦讀書的宋學文考上了城里的高中,畢業之后,就到了吉林的一家化工廠工作。


    很快,宋學文就憑借自己勤勞的雙手,成為了管線工小組長,之后又在城里安了家。拿著豐厚的工資,宋學文幾乎可以吃喝不愁。


    年輕時的宋學文


    1994年的一天,化工廠的施工人員在安裝核能裝置的過程中,無意間把附帶放射性物質的東西掉落在了施工現場。


    小小的核輻射物質,危害性極大,但是工廠的施工人員并未及時上報。


    宋學文上班的路恰好經過那個施工現場,大清晨,街道上都沒有什么人,一個鑰匙扣發出金屬光澤,在雪地里熠熠閃光。


    宋文學把閃閃發光的東西扒了出來,拿在手里瞧了個仔細,原來是個鑰匙扣。


    宋學文看著鑰匙扣極為嶄新,就放進了自己的口袋。


    這個鑰匙扣就是操作人員不小心遺失的物品,上面附著了核輻射物質,人只要一接觸就很可能會導致癱瘓。


    宋學文


    到了單位,宋學文開始慢慢頭暈眼花,身邊的同事發現他精神狀態有問題,剛想讓他休息一會,宋學文就直接跑到廁所里嘔吐起來。


    宋學文實在撐不住了,他現在站都站不穩 ,更別說是工作了。于是工友們就把他抬回了宿舍。


    在宿舍里躺著的宋學文開始覺得不對勁,他的大腿如同火燒般劇痛,腦袋里好像有無數只螞蟻在啃食他的大腦。


    宋學文的事情傳到了單位領導那里,聽到員工們描述的癥狀,領導心里開始不安起來。


    單位領導急忙來到宿舍,詢問宋文學是不是見到了什么,讓他把撿到的東西拿出來。



    宋學文


    鑰匙扣就這么被宋學文拿了出來,赤裸的皮膚上赫然擺著施工人員丟失的核輻射物質。


    領導大驚,立馬讓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離開。他立即撥打了120急救電話,并告訴宋學文,那根本不是鑰匙扣,那是放射性物質銥-192。


    放射性物質是什么,宋學文熱得發燙的大腦來不及思考,只想知道為什么一個小小的鑰匙扣居然會讓自己如此痛苦。


    來到醫院,宋學文的病情并沒有好轉,他的大腿逐漸腫脹成原來的兩倍,上面還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水泡,父母看到后痛哭不已。



    宋學文


    看著病情持續惡化的宋學文,醫院立馬把他轉移到了北京307醫院,那是當時唯一一家能拯救宋學文性命的醫院。


    再次醒來,宋學文已經身處北京307醫院,大腿和雙手傳來的陣陣劇痛讓他瞬間清醒,當他想要試圖移動雙腿時,卻無能為力。


    宋學文慢慢抬起腫得不成樣子的雙手,這雙在下班之際拿起筆,寫下自己人生感觸的雙手,如今已經動彈不得。


    宋學文的文筆特別優秀,他寫出的散文積極向上,一度拿過大獎。


    此刻的宋學文再也寫不出那樣的散文了,他如今只想知道,自己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再次拿起筆寫字,醫生們的回答讓他心灰意冷。


    醫生們告訴宋學文,他體內已經吸收了大量核輻射,而輻射病具有潛伏期,根本不可能徹底治好。
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懷著絕望的心情,宋學文涕淚橫流,身邊的父母止不住勸他好好活下去。


    宋學文接受了命運,在北京307醫院接受治療,這一治就是三年。三年的時光,宋學文是伴隨著疼痛和嘔吐度過的。


    每一次從醫生口中聽到治療方案,總是能讓宋學文眼前一黑,但大腿傳來的劇痛又把他拉回現實。


    在后續的治療中,帶給宋學文疼痛的雙腿被截去,他無法衡量,失去雙腿和忍受疼痛到底哪一個更讓他崩潰。


    由于宋學文的身體不斷發生病變,醫生只能把他的雙腿和左手前臂以及右手的四根手指全部截去。
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一個身體健康的大小伙,現在吃飯要父母喂,上廁所也要父母幫忙才能實現,宋學文變得十分自卑。


    拖著殘缺的身體,宋學文回到了吉林,此時的他低著頭顱,坐在火車上一言不發,非常害怕別人看他的眼光。


    每次出去宋學文都會用巨大的黑傘遮住自己,他無法面對殘疾的自己,更無法面對現實。


    父母看到兒子日益消沉,帶他來到一家醫院治療,醫院里滿是裝上義肢的病友,宋學文看到他們,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。


    要想讓宋學文按上義肢,至少要花上幾十萬元,父母都是農民出身,根本拿不出這么多錢。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宋學文遭此一難,他的公司應該負主要責任,可是公司卻只給他提供了一間大約十平米的小宿舍,每個月補貼給他八百多元。


    父母來到宋學文的公司,請求領導出錢給宋學文安上義肢,可是領導推卸責任,并不想出這筆錢。


    其實這幾十萬公司并不是出不起,但是領導想讓宋學文出具終結報告,意思是以后宋學文再出什么事,公司就可以不支付賠償。


    核輻射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痊愈,以后的治病路途漫長無期,要是出具終結報告,無異于把宋學文往死路上逼。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公司還揚言讓他去總公司告,反正怎么告都無濟于事,宋學文剛剛燃起的希望又被撲滅。


    在迷茫無措的時光中,一個女孩悄然闖進了宋學文的生活里,為他帶來了陽光,而她的名字也恰好叫作楊光。


    手不能提筆寫作,兩條褲腿又空空蕩蕩,宋學文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該如何度過,漫漫無盡的白天黑夜根本沒有任何盼頭。


    宋學文已經兩年沒有接觸過外面的世界了,他只能通過聽收音機來感受與人接觸的滋味,只在這時才有片刻的舒心。
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生日的這天,宋學文想給自己點一首生日快樂歌,他沒想到,這通電話讓他遇到了生命中最珍貴的人。


    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的緣分,越是不求就越是會得到。


    電話聲響起,一個鵝蛋臉的美麗姑娘接起了電話,問了一聲是誰后,電話的那頭安靜了片刻。


    楊光沒有急著掛掉電話,她耐心等著來者的回復,終于她聽到了男人的聲音。


    宋文學告訴楊光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想打電話給電臺點首生日快樂,可惜打錯了。


    楊光一聽,立馬用甜美的聲音說出了一句生日快樂,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打開了宋學文閉合的內心。




    楊光



    兩個人的命運從此勾連在了一起,宋學文和楊光無話不聊,兩個人的心慢慢貼在了一起,他們彼此愛得很深。


    楊光想要和宋學文見面,宋學文由于自卑,并沒有告訴楊光自己是一個沒有雙腿和胳膊的殘疾人,只是給她寄去了一張照片。


    一次下班路上,楊光意外看到一個被大傘遮住的人,好奇心驅使她慢慢朝里面望去,她立馬就認出傘里面的人是宋學文。


    楊光執意要和宋學文見面,宋學文只能告訴她自己是個殘疾人,害怕楊光看到害怕。




    宋學文和楊光



    可是楊光沒有退縮,她鼓勵宋學文要勇敢面對生活,能憑借殘疾的身體頑強生存,這樣的意志力令她欽佩。


    溫暖的話語沖擊著宋學文的心,他幾乎要流出眼淚,自從殘疾之后,身邊的人都只會同情他,安慰他,從來沒有人欽佩過他。


    用甜蜜的聲音打動宋學文的楊光,見面時拿著一束鮮花,讓鮮艷的色彩照進了宋學文黑暗無光的人生。


    見面之后,宋學文不想拖累楊光,一直躲避和她見面,但楊光想出了各種好玩的小游戲幫助宋學文重拾信心。
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這個游戲就是讓宋學文學會自己洗臉刷牙、吃飯、開門,每次成功都會有獎勵。就這樣,宋學文慢慢戰勝了自己的心魔。


    為了讓宋學文恢復自信,楊光給他帶來了一副假人的雙腿,雖然不能讓他站起來,但從外表上可以掩蓋雙腿的殘缺。


    宋學文拒絕了,他想要站起來,而不是自欺欺人。


    為了讓兒子能擁有一副義肢,宋學文的母親變賣了自己的嫁妝,準備拿著這筆錢去北京申訴。


    拿到錢后,宋學文母親的心情異常激動,一不小心就在買菜途中摔傷了大腿,無法陪宋學文去北京申訴了。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楊光站了出來,她表示要陪宋學文去北京。


    楊光帶著宋學文去北京醫院復查,進一步了解到事情的原委,以及宋學文病情的嚴重性,她堅定了信心,一定要幫宋學文要回賠償金。


    兩個人在北京租了一家破舊的四合院,晚上就一起加油打氣,幻想著買到義肢的美好場景。


    維權的路途并不是一帆風順,楊光推著宋學文攆轉來到總公司的各個部門,但是里面的領導都不想管這個事情。


    宋學文和楊光都不懂法律,只能來到殘聯救助,卻在門口遇上了騙子,加上寫訴訟狀和請律師的費用,一共被騙將近一千元。


    生活艱難,宋學文只好上街乞討。楊光看到后委屈地哭了起來,他們是沒有錢,可是楊光想讓宋學文活得有尊嚴。
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律師費昂貴,好在楊光陪著宋學文千辛萬苦找了一家律師所幫助他們打官司,等到結束后再支付費用。


    一紙訴狀,宋學文把原單位告上了法庭,經過將近一年的上訴,法院最終判處公司賠償宋學文48萬元。


    拿著這48萬元,宋學文終于可以買到心心念念的義肢了。


    戴上嶄新的義肢,宋學文顫顫悠悠邁出了一步,這么多年來又一次下地走路,宋學文忍不住痛哭流涕,他終于站起來了。


    身旁的楊光笑著笑著也哭了起來,兩個人抱作一團,準備一起迎接嶄新的未來。


    楊光千辛萬苦攢下一筆錢,為宋學文買回了一臺電腦,幫助他實現自己的夢想,那就是繼續寫作,抒發多年來治病的苦楚。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坐在電腦前,宋學文不知所措,他不敢相信,本來已經支離破碎的文學夢,在楊光手中又一點點粘連在一起。


    只剩下一只手指的宋文學,每天都坐在電腦旁,一個鍵一個鍵打著字,從未停下。


    2003年,幾經修改,宋學文完成了自己的大作《生死鏈》,全書一共將近三十六萬字,記錄了他與病痛抗爭的所有細節。


    這本書在中央電視臺的主持人張越的幫助下順利出版,書里有宋學文截肢后的晦暗無光,也有和楊光相遇相愛后的光明燦爛。




    《生死鏈》


    兩個人相伴7年,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宋學文和楊光終于結為夫妻。


    陽光緩緩,照亮了兩人光明的未來。


    結婚后不久,想著宋學文恐不能生育,楊光就和宋學文一起開辦了一家幼兒園,把學生當做了二人的孩子。


    辦學校期間,還有一名導演看中了宋學文的經歷,以他為主角拍攝了一部電影,電影中的他滿臉笑容,看淡了過往的不幸。


    命運不會總是苛待宋學文,性格開朗、在他人嘴里贊不絕口的好人受到了命運的眷顧,他在2015年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。


    2017年,孩子才剛滿兩歲,宋學文的病情就開始惡化,楊光一邊照顧孩子,一邊帶著宋學文往醫院里跑。



    宋學文



    宋學文在病痛的折磨下開始失明,孩子的臉逐漸模糊,楊光的樣子也在腦海中逐漸消失,宋學文患上了白內障和記憶消退等病癥�?/p>


    在患病期間,宋學文聽了朋友的建議,開了一家賣東北大米的網店,想要給孩子賺點錢,也想把東北的大米推廣出去。


    這么一個積極上進的人,還是沒能躲過死神的雙手。2019年,宋學文在醫院中停止了呼吸。


    楊光抱著孩子,看著丈夫的眼中失去光明,她回想起電影中的宋學文,在故事的結尾微笑著面對生活。


    兩個性格相近的人,在挫折面前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。在丈夫去世之后,楊光依舊堅強勇敢,******************。



    宋學文


    宋學文因為一個小小的鑰匙扣,從一個一百多斤的壯年男子,變成了只剩下了五十斤的殘疾人,讓人不忍唏噓。


    可是無論有什么困難等著宋學文,他總是能在黑暗中尋找到光明,直到死神將他帶走。


    在另一個世界的宋學文,一定回到了意外前的樣子,擁有一雙健壯的雙腿,奔跑在無垠的光明中。


    上一篇:塞爾維亞—中國進入歐洲的鑰匙    下一篇:美軍以訓練為目的存在于臺灣打破底線

    Copyright © 2007-2021 深圳市偉新工藝品有限公司    備案號:粵ICP備13002046號  鑰匙扣批發

    免费无码一级成年片大片视频_亚洲aⅴ无码乱码在线观看_韩国yy无遮羞成人漫画在线观看_成人免费无码精品视频在线观看
    <progress id="iiqkl"></progress>
  • <acronym id="iiqkl"></acronym>